Welcome to韶山市德雅青少年研学素质教育基地!

17377836777

product details
青少年性教育缺失:乖乖女竟感染艾滋病?

青少年性教育缺失:乖乖女竟感染艾滋病?

艾滋病是全人类的不幸,预防艾滋病也是全人类的责任,让我们共同为“艾”发声:多一些关爱,少一些偏见,多一些自我保护,少一些不幸降临。

耀眼的太阳光球下,有一块不起眼的黑暗区域,天文学上称为黑子。如果学校是一片明媚朝阳,李婕感觉自己就是那个黑子。

年初,一纸化验单上的“+”号提示,李婕知道自己感染上了艾滋病。

刚开学的李婕,以前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和“艾滋病”三个字扯上关系。

一年前的9月,李婕满怀期待与梦想,踏入了她梦寐以求的校园,没想到,一段看似甜蜜的初恋,竟使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晴天霹雳:

一次将就,成为噩梦开始

从小城市的高中初入大学校园,李婕发现学校里随处可见外国留学生身影,这让她感到十分新奇,觉得自己的大学十分“国际化”。

一天,正在无聊之际,李婕在宿舍打开手机,发现“附近的人”有人请求添加她为微信好友,她点开对方的头像,发现是一个外国留学生。

“当时想着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练练口语,就加了他。”李婕就这样接受了对方请求,开始和手机那头的外国留学生聊了起来。

一聊之下,竟然越聊越投机,这个叫杜桑的外国男孩外向开放,总是很主动和李婕分享自己的生活,种族文化的距离在他们之间渐渐缩小了。

课余时间,李婕也会带着杜桑熟悉校园,两人互相给对方补语言,李婕教他中文,杜桑则教李婕英文,不知不觉中,关系越来越亲近,很快便携手坠入了爱河。

确定恋爱关系后没多久,细心的李婕意外地发现外表健壮的男友竟是个病秧子,时不时感冒发烧,可当时正陷入热恋的她没作他想,反而加倍体贴的照顾起男友来。

“几个月前我们一起出去旅行,在宾馆里,他提出想要和我发生关系。当时被爱情冲昏了头,虽然不太情愿,但还是答应他了。”

让李婕没想到的是,那一次将就,是她噩梦的开始。

几天后,杜桑失联了。李婕担心男友是因为和自己吵架想不开,情急之下直接找到了杜桑的辅导员询问情况。

“杜桑被查到感染了艾滋,几天前已经被送回国了。”

这个消息对李婕如同晴天霹雳,想起自己曾经有过不安全性行为,顿时感觉天旋地转。

中国高校艾滋病现状:

官方称每年新增3000多例

一些让人细思极恐的数据:

最近,由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2018年第2季度全国艾滋病性病疫情报告显示,全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(HIV)感染者/AIDS病人共820756例,本季新发现HIV感染者/AIDS病人40104例[1]。由此可见,中国早已是“当之无愧”的艾滋病大国,媒体频繁的报道并非空穴来风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近几年来,像李婕一样的青年学生们在庞大的艾滋病患者群体中“异军突起”,悄悄成为了一股“不容小觑”的力量。

11月23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一组最新数据,2017年全国高校新增艾滋病感染者3077例。本该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大学校园,现在却成了艾滋病的高发地和重灾区。

中国2005~2012年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人数[2]

据报道,我国15~24岁大中学生HIV 感染者的净年均增长率达到了35%。截止2015年10月底,我国报告学生感染者超过100例的已经达到10个省份[3]。

无知的苦果:

一半以上大学生不懂艾滋病

确诊后,李婕几近崩溃,甚至数次产生了轻生的念头。

“为什么会感染?为什么会是我?”这是她当时最迫切想要弄清楚的疑惑。

“那时候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着,每天都在网上搜索关于艾滋病的信息。”

那段时间,通过网络和书籍,李婕第一次被全面的普及了艾滋病知识。

不过,当她越是了解到这些知识,就越是憎恨自己当初的无知。

可无知的大学生却远不止她一个,有调查显示,有近半数刚踏入大学校园的大一学生对艾滋病的知晓率不足,有且仅有42.8%的大学生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;更让人感到后怕的是,只有不到10%的大学生知道如何对艾滋病进行预防[3]。

这些数据不得不让人感叹,艾滋病之所以在校园“肆虐”,究其根本,是无数大学生在用生命为自己的无知买单!

在大学校园里,大家对“性”的接受度似乎要比想象中要高得多。

2015年,针对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武汉、西安等34个城市的高校本科生,分男女、年级进行摸底调查研究显示: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60.5%接受性解放、性自由,67.1%接受婚前性行为,近七成学生接受未婚同居行为[4]。

李婕也一直强调,她所做的一切无外乎都是因为爱,“我当初就是太爱他,太相信他了,他提出的一切要求都想满足他才导致最后酿成大错”。

性教育缺失:

到底是谁还没准备好?

经历这些,独自在外求学的李婕,却不敢把这一切告诉家人。

“现在想起来,仿佛昨天我还是一个趴在父母膝下撒娇的好女儿,而现在,我只是一个感染上艾滋的糊涂大学生。”李婕出身于一个南方小镇,父亲在外地打零工,母亲则是大字不识的是家庭主妇,家里并不宽裕,举全家之力在供她读书。

在李婕这样的家庭里,“性教育”这个话题遥远的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。在李婕的少年时代,父母和老师常挂在嘴边的多是好好学习这四个字,除此之外,没有人能告诉她艾滋病是什么?是如何传播?也没有人告诉她在与异性交往时该如何保护自己?

某高校对在校学生性知识的来源和途径做了调查,结果显示:超过80%的学生通过“书报杂志、影视作品、电脑网络”获取性知识,来自“别人的谈论”占11%,从老师处获取的占3%,听父母讲的却寥寥无几[3]。

在无数大学生眼里,爱是自由的,性也是自由的,但这份自由背后,却潜藏着致命的危险。“到了大学就像到了一个自由的新世界,无数诱惑扑面而来,性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东西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但是,向大部分学生问起曾经是否接受过性教育,印象却大多模糊而生疏。

“初中上青春教育课时老师都是照本宣科,讲到某些地方偶尔会有几个男生起起哄,其他时候根本就没人有兴趣去听。父母从来没有在家里谈论过有关性的话题,都是‘自学成才’。”

有统计调查发现,我国仅有13.3%的学生接受过性教育;大学生中有58.4%没有接受过性教育,另有58.2%的大学生认为高校性教育内容太过保守[3]。

无数父母与老师在责备那些因“一时疏忽”而染上艾滋的大学生不懂珍视生命的同时,是否想过,其中也有自己的一份责任?

青春期性成熟的到来,孩子会自然而然对性产生兴趣,如果家长和老师依旧藏着掖着,扭扭捏捏开不了口,好奇心会驱使孩子通过其他途径去了解性,网络上充斥着高危性行为、性暴力甚至性犯罪的色情制品就会成为孩子了解性教育的唯一途径,潜移默化中,他们会认为这就是现实中大家普遍对待性的方式,最后酿成悲剧。

望各位“以此为鉴,与时间赛跑”不要等到无可挽回的底部再去行动!

我校面向全国招收8岁—18岁有下列行为表现的青少年:

  1、自控制能力差,沉迷网路游戏无法自拔;

  2、怕苦怕累、不自信、过于依赖、厌学、弃学、辍学,学习不在状态;

  3、早恋、亲情冷淡、骄蛮任性、性格孤僻、不善于交流、心理脆弱;

  4、叛逆、离家出走、与父母、老师沟通困难,

  5、抽烟喝酒、打架斗殴、离家出走、赌博等;